歡迎訪問 咸陽綜合信息 - 咸陽網,咸陽新聞,咸陽生活,咸陽在線

文史 | 石興邦:與遠古對話的人

2022年01月27日 23:28 來源:網絡搜索 手機版

小米note頂配,四腿雞,佛山南海

  石興邦,陜西省耀縣人,考古學家,曾任陜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、中國考古學會常務理事、陜西省考古學會會長,先后主持了河南、陜西、北京、山西等地多項重大考古發掘工作。在媒體公布的“20世紀中國百項考古大發現”中,石興邦主持的就有兩項。他的考古生涯與新中國歷史同步展開,尤其是青年時期創立的“半坡考古范式”,更成為考古學上的經典。透過歷史,他令中國史前文化的整體框架和中國文明的形成脈絡,在普通人面前變得更加清晰。

  半坡遺址、兵馬俑、下川遺址、法門寺地宮……這些舉世聞名的歷史遺存世人皆知,但讓這些遺存重現天日、驚艷亮相的幕后英雄,知道的人卻不多。在西安這座“考古之都”坐鎮一甲子的石興邦先生,正是這些幕后英雄中的領軍人物。2018年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上,石興邦榮膺“終身成就獎”,這是對他一生致力于田野考古的充分肯定與褒獎。如今,即將迎來百歲壽辰的石興邦老人,已然成為考古界的一座豐碑、一個傳奇……

  歪打正著,一頭扎進考古領域

  1923年石興邦出生于陜西耀縣石柱鄉。耀縣是關中通向陜北的天然門戶,素有“北山鎖鑰”“關輔襟喉”之美譽,而當地深厚的文化底蘊,也為他的成長成才提供了豐富滋養。石興邦家屬于富裕中農,養著上百頭綿羊,從小他就會放羊、搟氈和耕種。石興邦小學時上課是在鄉村的一個大廟里,當時有一個叫寇懷義的老師,白天授課要求很嚴格,晚上和石興邦住在一起,向他傳授新思想,給他講了很多新鮮有趣的事情。在寇老師的督導下,石興邦還認真練習了書法,打下了厚實的功底。

  1937年,石興邦就讀于西安一中,他只在課堂里度過了半年平靜的時光,就遭遇了全民族抗戰的爆發,日軍開始對西安狂轟濫炸,學校被迫搬遷至漢南,他轉學到了三原中學,學習生活也變得艱苦起來。不過不長時間,山西大學就搬遷過來,一些很有學問的教授、副教授主動為中學生講授課程,這讓他學到了地理、生物等多個學科的知識,成績也隨之提高。1944年高中畢業時,他參加陜西省會考,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。

  石興邦一共填報了兩個大學志愿,一個是當時位于重慶的中央大學政治系,另一個是新疆學院的民族系。原來,他從小就對班超定西域、張騫通西域的故事很感興趣,想通過大學的學習來增加對邊疆、對少數民族的認識了解。恰巧在那一年,國民黨政府對于蘇聯在新疆的活動十分忌憚,在中央大學新設邊政系,想借此培養一批精通少數民族語言,能夠安定邊疆的人才。招生老師看到石興邦的志愿后,就將他調劑到邊政系。

石興邦

  俗話說,歪打正著。正是在邊政系學習到的人類學、民族學、古代史、原始社會、村民社會、考古等課程,以及邊疆盟旗制度、政教制度、土司制度等,讓石興邦對遠古文化有了系統的認識理解,在頭腦中構建起完整的知識框架,這些在他轉入考古工作后都發揮了極大作用。

  韓儒林是元史權威,在他的熏陶下,石興邦對蒙古的歷史、文化、語言興趣大增。韓儒林治學嚴謹,授課注重點評啟發,然后列出需要參考的一大批資料,讓學生們在研究思考中不斷深化認識。蒙古史第一次期中考試,石興邦只考了62分,居然是同學中唯一一個合格的。原來,韓老師出的大多數是參考書目中的題目,石興邦平時看書比較多,還算有些積累,其他人看得少,所以都無法及格。畢業那年,石興邦還和同學們一起翻譯了《蒙古秘史》。

  因為學業基礎較好,石興邦留在中央大學擔任助教。他原本想著跟韓儒林先生讀研究生,但不巧的是邊政系被取消,相關教學資料都被移交出去了,韓老師也轉到了歷史系當主任。1949年,這一年只有浙江大學還在招錄研究生,石興邦于是報考了浙大人類學專業,考場就設在導師吳定良教授家的客廳,連續考了3個半天?荚嚨男问揭埠芎唵,吳老師從書架上隨手抽下一本書,讓他就文中觀點進行評述,或者讓他翻譯外文書籍。當時他提交的論文還是別的老師臨時“支援”的。好在石興邦大學時經常參加社團活動,與吳老師關系還比較熟悉,幸運地被錄取了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ontagehairsalonandspa.com/xianyangfangchan/101909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

上一篇:楊長亞到永壽縣開展走訪慰問活動
下一篇:咸陽市秦都區馬莊街道多措并舉 全力推進清潔取暖工作

相關圖文

圖片新聞

熱門排行

最新推薦

亚洲午夜成人片在线观看,色五月亚洲av综合在线观看,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,添女人下边视频全过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